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>>  学生发展  >>  国旗下讲话

谈谈青年的样子

发布者: 戚科杰   发布时间: 2015-05-14   浏览量: 2960

谈谈青年的样子

我第一次看到陈道明是在电影《我的1919》,在那个战火纷乱,存亡危急之时,为了尊严和国家荣誉,舌战群儒,寸土不让的顾维钧让我向往,我在那时就觉得青年应该是这样的,一席深青的中山装,带着眼镜,神色间尽是还我河山当仁不让的责任感。

我入团的时候是在初一下半学期,稚嫩的脸上还带着很多的未知和新奇,当面向老师唱响团歌时,向来走调的我一如既往地羞涩。我的书包里从此多了一本彰显我身份的证书——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。那时的我觉得自己离青年又近又远,青年应该是大人的模样,思考国家和民族的大事。

何谓青年?青年何为?他不是一个人,是一种力量,是敢为人先的担当。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,才有千变万化之妙用,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。所以,我们看到96年前,一群群青年宛如真的猛士,直面鲜血和死亡,直面祖国的危难和民族的困窘。振臂高呼,惊天动地,爱国与进步,这个慷慨激昂的名词,它是“五四精神”的不竭源泉。这种热爱,已经不同于往日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的豪迈,亦不是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戌轮台”的坚毅,而是“金瓯已缺终须补,为国牺牲敢惜身”的奉献。

血染往事,花开一片,落红无数。曾经的峥嵘岁月已经离我们远去。然而落红岂非无情物?它化作春泥,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子孙。而在本周,学校又要准备吸纳一批团员青年加入光荣的共青团队伍,但是我又在思索,我曾经问过一位同学,共青团成立于哪一年?你还记得团歌怎么唱吗?这位同学十分呆萌地看着我,那我哪敢再问。已经进入21世纪,当我们这些“90后”被问及有关“五四运动”的问题时,只有很少数人能对答如流。为什么?当我们在纸醉金迷的尘世中流连,在亦真亦幻的网络中沉沦,我们可曾想到“五四”?可曾想到先人们“抛头颅,洒热血”的气壮山河!

现在的我们很大一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很厉害,什么都学会了,就是两样东西不会,什么呢?这样不会,那样不会!永远记住,这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剧本,不是父母的后续,不是子女的前传,更不是死党的编外。如果恍恍惚惚就这样过去,三年之后回过头来,洗衣做饭嫌累,琴棋书画不会。这就是90后吗?这就是非主流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孙策十八岁定江东,孙权二十岁胜赤壁,霍去病十八岁平匈奴,当然他们都是青年,我们也是青年,有志有勇,有智有谋。

我们可以是志愿者,我们可以不对父母大肆宣泄,我们管住自己的心,不在校园里触碰手机,我们按时熄灯睡觉,我们认真听课复习,我们诚信考试,我们礼貌地学会夸奖别人。我不奢求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,我只做到我能做也应该做的事情,那就已经足够精彩了。

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己不能正,焉能正他人?我与诸君青年共勉。